首页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十五章 我能理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瓦尔登湖。
  今天的女孩们依然过着悠哉悠哉的田园生活。
  当初瓦伦丁离开时说几天后就会回来,结果现在已经过去一周了,连个鬼影都看不到。若不是拉斐尔早就将《创世神和他的白狐女友》加入追番列表,恐怕现在已经得了抑郁症。
  观看瓦伦丁和陈乐的生活片段已经成了她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另外三人也找到了新的兴趣爱好。
  邢一凰拿起了铳,开始练习射击,也拾起了尘封好久的射箭技巧。她毕竟还是个猎人,拳头是荒野中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弓弩和猎刀才是最常使用的武器。
  黑钢二人组依旧形影不离,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
  不得不说雷蛇是瓦伦丁的亲姐姐,这两人挥霍时光的方式都是如此相近——往小船里一躺,解开系在码头上的绳子,让自己随风漂流,在温暖的阳光下做一个干燥的好梦。
  只不过,瓦伦丁是一个人享受安逸,而雷蛇在小憩时身旁还多了只棕色狐狸。
  芙兰卡很罕见地没有捉弄她,而是一起沉进这份宁静中。最后被小船靠岸时的撞击叫醒,在夕阳下拖着小船回到码头。
  那时的天依然干净,但燃起了火,在大地上洒满橙红色的光。狐狸与飞龙并肩走在湖畔,灵魂带着些许睡意,仿佛时间已过去许久,或只有一瞬。
  “宁静是会让人上瘾的,但有利于身心健康。”
  角徵羽靠在窗前,扭头看向湖畔,两个身影映入眼帘。雷蛇蹲在码头上系好绳子,芙兰卡站在她身后打了个哈欠,尾巴高高翘起。
  天空火红,太阳只剩一小部分,看起来像是锅盖。燃遍天空的火焰为她的瑰紫色眼眸增添了几分活泼,看起来倒是没有平常那么诡异了。
  “不过这份宁静总会被打破。”
  “接下来的是混乱还是什么……”
  角徵羽收回视线,将大屏幕关掉。
  “没人清楚。”
  房间内很安静,只有细微的抽泣声在角徵羽耳畔回响。拉斐尔坐在沙发另一侧,低着头用手捂住眼睛,身躯微微颤抖。
  她刚看完《创世神和他的白狐女友》的大结局,长久以来积压的情绪在陈乐闭眼的那一刻瞬间爆发,化为泪水来到人间。
  角徵羽撇了撇嘴唇,没有说话。
  数分钟后,拉斐尔才停止哭泣。她擦去脸上的眼泪,看向沙发另一侧的女孩笑了笑。
  “抱歉。”
  “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生离死别哭成这个样……”
  回应她的是角徵羽带着些许嘲讽的笑。
  “你还真是喜欢他啊。”
  对此,拉斐尔也没说什么。
  她对这位萨卡兹少女的毒舌属性耐受度很高,一般的嘲讽根本掀不起什么波澜。
  毕竟没有角徵羽就没有现在的她们,瓦伦丁也会真的死去。
  “我很能理解瓦伦丁痛哭的原因,也自然会被影响到。”
  拉斐尔抽了下鼻子,眼眶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红了。
  “他们的爱情令人感动,值得流泪。”
  “而且……”
  “一凤是一凤,瓦伦丁是瓦伦丁,他们不一样。”
  在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拉斐尔就想过很多种结局,其中她认为可能性最大的是家庭成员加一。
  这似乎是很完美的解决方式,每个人都能得到她们想要的,只是获得的爱又被分出去了一些。
  但又不是没有,对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