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眼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有人来,就有人要走。
  
  特尔敦汗庭覆灭还不到十天,残敌尚未彻底剿灭,但是已有许多逃难的平民迫不及待踏上回家之路。
  
  在中铁峰郡与下铁峰郡的大小道路,成群结队的男人、女人、老人和小孩朝着家的方向艰难跋涉。
  
  他们的房子可能已经被烧成灰烬,他们的窖藏的粮食可能已经被劫掠一空,他们为什么着急返乡,谁也说不清楚。
  
  或许每个人内心中都有一个微弱而清晰的声音:“只要回家,总有办法”。
  
  除了返乡的民众,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留在圣克镇。
  
  留下来的以青壮居多,绝大多数是“民兵”,其中还有不少人参加了此前的大战。
  
  虽然仗打完了,民兵部队也正式宣告解散,但是仍旧有许多民兵滞留军营,不愿离开。
  
  因为只要留下一天,就至少还能吃上一日两餐。
  
  但是民兵们之所以留下来,很可能还有另一层原因。
  
  “主权战争以前,维内塔的大小商业城邦打仗都依靠雇佣兵。”安托尼奥缓缓讲述:“佣兵团有一种情况很常见——很多老兵虽然咒骂打仗,却一辈子都留在兵团。有些老兵攒够钱卸甲归田,最终还是回到战场。这其中的原因,谁也说不清楚。”
  
  安托尼奥接着解释道:“同袍情谊是一种难以言说的东西。肩并肩直面过死亡的人们,自然会存在某种纽带。我见过士兵抛弃负伤的同伴,也见过士兵奋不顾身救下战友。无论这种纽带是强是弱,但它真实存在。很多老兵不愿多谈他们经历的残酷战斗,但却怀念着与同帐兄弟一同捱过的日子。”
  
  “所以我才说,你的部队虽然训练和装备很糟糕,但是精气神很好。”安托尼奥看向温特斯:“它不是一支互相仇恨、穷途末路、轻轻一推就会瓦解的军队。武器可以买,技巧可以练,但是如果一支军队没有灵魂,那就是没有。就这样解散,未免有些可惜。”
  
  ……
  
  不仅有人选择留下,还有更多饥饿的人正从四面八方向着圣克镇聚集。
  
  妇女、儿童、病人、残疾人……形形色色的人只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都因为战争的破坏而一无所有。
  
  圣克镇作为铁峰郡军队的大本营和辎重堆积地,存放着大量的粮食和物资。
  
  被饥饿驱使,这些可怜的人们在圣克镇外搭起帐篷,每日在军营和镇子周围徘徊,从军队指缝漏出的渣子里寻找东西果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其貌不扬的矮小的男人找上了军营里的猴子和道格。
  
  “你们俩怎么还没回家?”矮小男人腼腆地笑着,递过来一个油津津的纸袋:“吃烤饼吗?”
  
  道格接过纸袋,没有打开,只是疑惑地盯着矮小男人。
  
  “你他妈谁?”睡眼惺忪的猴子从帐篷里探出头,脸色不善地问。
  
  矮小男人紧忙解释:“我就是想问问,你们俩为什么不回家。”
  
  “管得着吗你?!”猴子从道格手里拿过纸包,打开一看是油饼,立刻狼吞虎咽起来:“关你啥事?”
  
  矮小男人舔了舔嘴唇,壮起胆子问:“你俩是无家可归吧?爸妈都死了,没房子也没田地,无处可去?”
  
  痛处被戳中,猴子的火气猛地窜上来。
  
  他一下子跳出帐篷,揪住矮小男人的衣襟,恶狠狠大骂:“你他妈找揍!”
  
  “不不不。”矮小男人拼命摇头:“有家有室的人都走了,所以我想问问你们俩,是不是没地方去?”
  
  猴子气得哇哇大叫,抬起胳膊就要往对方脸上抡。
  
  矮个男人下意识护住脑袋,缩起脖子,紧紧闭上眼睛。
  
  道格抓住好友的胳膊,用身体隔开两人,他问矮个男人:“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惊魂未定的矮个男人对救下自己的厚嘴唇憨实小伙子顿生好感,他结结巴巴解释道:“鲁西荣说你俩挺不错,所以我来找你们看看。”
  
  鲁西荣此前是猴子和道格的军士。
  
  听到这个名字,猴子的态度一下子软化下来,甚至变得有些怯生生:“鲁西荣军士……是您什么人?”
  
  矮小男人不好意思地回答:“算是我的部下吧。”
  
  猴子的膝盖瞬间有些酸软,脑袋就像被人用铁骨朵砸了一下,嗡嗡直响。
  
  道格拉住好友,闷声问矮个男人:“您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就是想问问你俩。”矮个男人挠了挠后脑勺:“既然没地方去,你们愿不愿意来当兵呢?不是民兵,是铁峰郡步兵团——真正的授田兵。”
  
  猴子身体僵硬,下颌打颤,情不自禁地咽下一口唾沫。
  
  道格皱起眉头,问:“请问您是哪位?”
  
  “我?”矮个男人回答:“我叫彼得·布尼尔。”
  
  他略带自豪地说:“布尼尔这个尾名,还是血狼大人亲自给我起的呢。”
  
  猴子从尾椎骨升腾起一股寒意,他一激灵站直身体:“一千亩?!你就是一千亩?!那个传说中拿到一千亩赏格的血狼冠军?!!”
  
  “不不不,哪有一千亩——其实只有九百多亩啦。”矮子彼得手忙脚乱地解释,他无奈长叹:“这绰号……真是越传越夸张啦。”
  
  ……
  
  ……
  
  卡曼身穿全覆盖的黑色长袍,头戴状似鸟嘴的面具,弯腰走出帐篷。
  
  帐篷外面的其他人也都用三角巾掩盖着口鼻。
  
  “如何?”温特斯神情严肃,首先出言询问:“是什么?”
  
  卡曼看了一眼温特斯,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冷静地说:“症状有些像[(上古语)艾琛瘟疫],但我也无法断定……还需要回去查阅书籍。”
  
  为了避免恐慌,卡曼特意使用了上古语词汇。
  
  在场绝大多数人听不懂卡曼在说什么,能听懂的人也不明白“艾琛瘟疫”的具体含义。
  
  温特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艾琛瘟疫”究竟是指何事,但他清晰地听到了这个词组的后半部分——瘟疫。
  
  这就够了。
  
  “先离开这里。”温特斯当机立断,留下两名卫士看守帐篷,随即带着其他人原路返回。
  
  温特斯所在的位置,是圣克镇外的一处[窝棚地]。
  
  人天生喜欢扎堆。几根树枝挑起一张布帘,就是所谓的“窝棚”。许多窝棚聚集在一起,就是所谓的“窝棚地”。
  
  如果圣克镇的军队始终不解散,窝棚地也会一直存在下去。
  
  发展到最后的模样,就是双桥军营边上的“窝棚街”——藏污纳垢、无所不包的贫民窟街道。
  
  而眼前的窝棚地,还只是饥民们搭起帐篷、抱团取暖的露营场罢了。
  
  踩着帐篷之间狭窄、弯曲的泥泞小路,温特斯带着卡曼、夏尔几人向外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