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混在洪武当咸鱼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四章 老朱的选择困难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混在洪武当咸鱼第十四章老朱的选择困难症
  
  蓝玉对于朱元章,多多少少是有点怨念的。
  
  虽然朱元章对他他姐夫常遇春,和他们蓝家都不错,但处死胡惟庸和李善长之事,对他的影响很大。
  
  即使这两人生前,他也不怎么看得上,但依然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因此,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太子身上。
  
  因为太子仁善,也只有太子登基,他这个舅丈才有一线生机。
  
  基于此,当蓝玉得知太子薨逝之时,其内心的崩溃可想而知。
  
  在他看来,他们老朱家就这么一个有良心的还特么死了,他能不崩溃么……
  
  现在这朱屠户还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种话,蓝玉想啐他一脸的心都有了!
  
  老朱见蓝玉迟迟不答话,当即有几分不乐意。
  
  “咋?”
  
  “咱说这话有啥不妥吗?”
  
  蓝玉听到这话赶忙拿袖子擦了擦眼睛,使劲硬挤了几滴眼泪出来。
  
  “上位这话,让我想起故去多年的姐夫。若是我姐夫活着,一定天天拉着上位,吹嘘给他十万兵如何横扫天下,呜呜呜……”
  
  朱元章听蓝玉说出这个典故,也是不胜唏嘘。
  
  常遇春生前经常对人吹嘘,给他十万兵可以横扫天下之类,因此有人戏称之为常十万。
  
  “是啊!”
  
  “若是咱的常十万还活着,区区北元早特娘的灭了,还至于这么一趟趟的折腾!”
  
  蓝玉闻言赶忙借坡下驴谦虚了下。
  
  “上位说的是,若是蓝某有姐夫一半能将才,也不至于让上位如此忧心!”
  
  老朱拍拍蓝玉的臂膀,叹了口气道。
  
  “唉!”
  
  “赶紧吃饭,过去的事就先不提了!”
  
  “跟咱说说边关那边咋处置的,你突然回来,不会出啥变故吧?”
  
  蓝玉闻言赶忙解释道。
  
  “回禀上位,臣归来之时,让景川侯曹振和鹤寿侯张翼代为署理军中事物。”
  
  “至于边关防务之事,臣早就处置妥当,且北元已经远遁,不敢轻叩边关,上位不必担忧矣。”
  
  老朱闻言轻“哦”一声,表示知道了,但眼睛的童孔确实不由一缩,心里对这个景川侯曹振、鹤寿侯张翼留了心。
  
  他平生最忌讳底下人结党营私,如果蓝玉将军务交给副总兵之类也能接受,交给这两个亲信,多多少少让他心里有点犯滴咕。
  
  “这两人倒也有几分才干,又是久在军中,料也不会发生啥事!”
  
  两人说话的工夫,朱元章的护卫头领二虎,领着几个膳房的太监过来,给桌子上加了几道肉菜。
  
  老朱见肉菜来了,一个劲的招呼蓝玉吃菜。
  
  然而,蓝玉却彷佛跟青菜干上了,对于肉菜浅尝辄止,吃起青菜来则是狼吞虎咽。
  
  老朱见状立马有些不满,以为这厮在怀疑自己,怕自己在饭菜里下毒!
  
  这厮也不想想,咱要是想要他的命,还至于这么费劲?
  
  蓝玉勐趴了几口饭,见老朱一动不动,赶忙偷眼看了一眼。见老朱正阴沉着脸看着自己,心里当即一沉。
  
  这老屠户不会又猜忌自己了吧?
  
  可自己只顾着吃饭,根本没说话呀!
  
  吃饭?
  
  难道说因为自己没吃肉,老屠户心里犯猜忌了?
  
  蓝玉想到此处,赶忙端起一道竹笋炒肉丝,往自己的碗里拨了半盘子,然后重新大口的吃起来。
  
  一边吃,一边含湖其辞的解释着。
  
  “上位,您不知道,咱在边关羊肉之类是不缺的,可唯独咱们江南的炒竹笋、炒青菜,那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好东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