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衣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走马坡下 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要说武道境界高低,若不是参透了天机,一般人很难看出他人的深浅。武道一途,入气之后便可将全身气机置于气海,若无流转,便是与常人一般无异。之于外在,便只能从一人气息上窥得一些端倪。初入气者,大都气息绵长而如江海,这也是殷子安轻易看出这白家一行人中那三位一阳境高手的方法所在。可随着境界增长,再任由气息随之延展,那可就是一个吐纳间包罗万象,若是境界再高些,天动地摇也不是难事。行走江湖如此高人风范总归是多有不便,这世上多少想靠着那些个隐士高人一步登天的江湖游侠,若是四处招摇显摆自己那高出常人的玄妙境界,难免成为江湖众矢之的。因此一阳往上境界的武者平时大都收敛气息,这样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深莫测。不过这般高手也算是参悟到了天地正法,自是有那傲视苍生的缥缈气质,这可是那市井小民装也装不出的仪容姿态。
  当下那位出现在走马坡上的身影便是如此,两鬓斑白,一身白衣飘飘,手持拂尘,踏风而来,恍恍惚如天上仙人。殷子安耻笑一声,内敛气息却是这般做作装束,巴不得世人见之都跪下高呼一声仙长,呵,这不是扭捏作态还是什么?
  只不过当下殷子安却还没那个功夫收拾这不知从哪来的故作高深的老头,只见得林中那三位白家一阳境高手纷纷起身,方才借口离开的家主白屏此时也从那林中现出身形,遥遥看着那置身与一众高手之中的黑袍男子,神色毫无波澜。
  除了白家那三名一阳境高手外,人群之中还多了几副新面孔,大概是玉岚山宗家派来的人,几方人马加在一处约莫是有五六名一阳境,殷子安没去细数。哼哼,一阳境?跟那不入气的寻常武夫有什么两样?
  五人缓缓向着殷子安所在方位移动,其余白家弟子皆后退一步,五人对着殷子安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殷子安一屁股坐下,挠了挠头道:“这劫道的蟊贼,竟都是白家自己人啊。”
  说罢殷子安偏过头看向那匿于林中的白家家主,后者正吩咐门人将一旁吵闹的白起绑到一边。殷子安饶有兴致的继续说道:“你这当家主的,出来给个解释?”
  白屏走出一步,缓缓说道:“殷公子,你与吴姑娘二人无故杀我玉岚山长老,伤我白家门人,你可知罪?”
  殷子安听得一头雾水:“哟,你这家主说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怎么不说你们玉岚山上任宗主是我杀的?你这丫头胡乱说话脸都不带红一下吗?养气功夫了得啊。”
  率先走上前的是那本就先前与殷子安有过过节的白家弟子白原,此时有了依仗,这先前被殷子安一剑险些割喉的一阳境高手说话也是硬气了许多。
  “竖子无理!我玉岚山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屡次犯我宗门?”
  殷子安笑道:“我也纳闷呢,我与你们玉岚山无冤无仇,为何要凭空诬陷于我?”
  白屏说道:“是不是诬陷,殷公子随我们一起走一趟,前去宗门调查清楚,结果自有分晓。”
  “自有分晓?”殷子安冷笑一声,说道,“五名一阳境,还有个看不出高低的老头,这阵势倒像是要将我严刑逼供,拷打伏诛啊。在下此番随你们去了,三日之后可还有个全尸?”
  白原双手握拳,厉声道:“与他废话作甚,拿下直接送去宗家处置!”
  不等白屏开口,五位一阳境皆是一步上前,殷子安一手握住剑柄,将入鞘剑立在地上,待得其中一人手持双钩近身,殷子安用剑鞘横起挡下,手腕寸寸发力,将那剑鞘震出,剑光立现,殷子安借势侧身一剑探出,向着身后刺去,那本以为从背后偷袭得手的刀客应付不及,只得暴退身形,坎坎侧身躲过这刁钻一剑。而那飞出的剑鞘裹挟着万钧之力砸在白原护在胸前的双臂上,后者被震退半步,双臂已是酸麻不堪。
  殷子安持剑起身,还有尚未来得及出招的两位白家高手站在圈外静观其变。
  殷子安目光环绕了一周,戏谑道:“那日白家外院怎不见这般血性?白家都是这般狗仗人势的东西么?”
  白原青筋暴起,双拳再握,风雷一般扑将出去。
  殷子安剑平肩起:“凭剑招陪你们玩玩便是。”
  白原一拳递出,一拳藏腰蓄力,殷子安横亘一剑隔开拳风,竖起一剑藏锋绵延剑势。两相碰撞竟迸发出金石之声。
  白原双拳势大力沉,殷子安且战且退,所用便是那前不久才教与白起的“清平剑法”,后者此时被绑住四肢捂住了嘴,却也没有挣扎叫唤,只是看着眼前二人交锋,眼中异色连连。
  “‘清平剑法’剑如群山绵延,剑意不绝,一剑生一剑,最是杀得玉岚山那后继无力的招式。”
  殷子安有这个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在魁星楼十年遍揽天下武学,期间也有如今已驾鹤西去的玉岚山长老被老头请入楼内授受武道,因此殷子安对那玉岚山的一招一式不说学得炉火纯青,但也称得上是了然于胸。
  殷子安曾对这天下武学用那九品之说盖棺定论,当初看过了玉岚山那门内三十六式剑法通录,便大言不惭地在那文末写了后继乏力四个大字,定的也是中庸的六品水准。
  而这清平剑法,殷子安曾以四品定论,却在楼内那姓文的先生指点下更为了三品,比起那玉岚山奉为开宗立派之本的一招一式不知精妙了多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